当前位置: 首页> 家电数码

疯狂扩能恐逼迫部分老旧装置永久关停!

发布时间:20-03-24

因PX基本是合约公式形式走货,〇ACP价格的达成对PX行业影响巨大,但今年∪ACP达成概率较低,是什么原因导ж致了今年达成率大大降低?


ACP英文全称为“Asiancontractpr卌ice”,即亚洲合同价,由于国内PX供❤☜不应求,国内没有PX市场,而PX进口依存度常年维持在5а0%-60%之间,因此导致走货形势演变为国外PX生产企业直接以合约货形式供应给下游PTA工厂企业。


它是亚洲PX价格的主要基准,其形式主要是,买卖双方签订〩年度长约,但是实际执行价格月度商℉谈,月末供方—日℅本JX、日本出光、埃克森美孚、韩国S-oil、韩国S∈KG五家,分别公布Ф下月倡导价,买家有BP、ↅ台湾Capco、亚东石化、日本三井化工和三菱化学,江苏盛虹(2017年加入),中国逸盛石化,买家进行还盘,最后两对以上ACP价格达成一致,即宣З布ACP达成,其价格实行公式计算,即50%ACP+50%CFR台湾月均价+。


在2013年以前,无论PX市场还是其下游的PTA市场都处于供应偏紧的状态,整体利润较◥好,在彼此都有钱赚的时候,锁定部分成本、赢得稳定收益成为双方的主流想法,因此,PX价格以ACP合¤"同价为主导,ACP达成概率在95¤%以上。而在2013年以后,尤其是2014年以来,随着产能急剧扩张,PX和PTA产业供应偏紧的格局迅速转变为供应宽松,买卖双方对市场分歧◤较大,达成概率逐渐降低。


2019年是我国炼化一体化投产的元年,恒力石化450万吨/年、辽阳石化30万吨/年(扩能)、弘润石化60万吨/年、海南炼化100万吨/年共计640万吨/年PX新产能投放,浙江石化200万吨/年PX大概率12月中旬左右出料,若浙江石化PX顺利投产,则今年我国PX产能较去年增加840万吨/年(+60.3%)。另外恒逸文莱150万吨ↆ/年PX♀新产能投放之后所生产的PX直接船运供应国内,等于变相增加国内PX供应量。




综合来看2019年我国PX新增产能实际增加了840万吨/年(国产)+150万吨/年(文莱),国内PX供应端爆发,挤压了日韩∈等进口P⿲X货源的市场份额,我国进口PX数量』开始下降。2019年1-10月我国PX进口量1247.4万吨,较去年同期下降54.5万吨(-4.2%),推测全年进口量在1460万吨⊙左右,2007年以来我国≧PX全年进口量较上年首次下降……




据统计2019-2022年国内新建、改扩建的PX项目13个,涉及新增P۩X产能3280万吨/年,另有6个拟建项目共计700万吨/年PX无┚投产时间表。


2020-2021年我国PX将继续疯狂扩能,PX供大于求,PX大概率重复2012-2014年PTA疯狂扩±能的老路,预测2021-2022年我国PX进口量将降至100万吨以内,一如近年PTA对外依存度不足2%。未来拥有产业链配套装置的工厂∝成本竞争优势明显,目前我国〗PX主▎▏要进口国是韩国、日本,推测届时将有大量的老旧小型日韩PX工厂被市场淘汰,一如当年大陆ⅤPTA疯狂扩能逼迫部分日韩及台湾等老旧装置永久关停一样。



2020年一季度前投产PX装置



2019∵年谈判达成次数仅3次,是近4年内次数最少的一年,在宏观大环境不佳及PX疯狂扩能的↹前提之下,PX买家无意接受PX高๑价报盘,而生产亏损的PX卖家则单方面坚持较高报盘,买卖双方价格分歧较大,谈判达成的可能性越来越低。小编认为未来三年国内PX疯狂扩能,供大于求预期之下,PX ACP存在的意义日益淡化,未来市场可能※淘汰掉该定价机制。


另一方面,如果没有中国需∩求的支撑,日本JXTG能源株式会社、韩国乐天化学等PX生产商的利润将进一步下滑。同时中国产能的大幅飙升,可能迫使日本∮和韩国的主要出口企业最早在2020年二季度减产。


日本JXTG能源株式会社表示,PX市场形势恶化导致一季度利润☼缩水,但仍对亚洲PX需◈求增长持乐观态度,并计划将部分PX出口转向美洲☏。该公司高级副总裁在公布公司季度利润下滑88%后表示,“由于PX利润下滑,日本野村控股下调了对公司 2021财年盈利的预期。


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亚洲化学品首席分析师达瑞尔徐表示,“我们将☎看到许多亚洲出口企业大幅削╞减PX装置的开工率水平,在炼油和芳烃综合利润率较低ι的地区,关闭或整合产能的可能性也会加大”。


JLC咨询公司分析师表示,中国可能2020~2023年再增加1400万吨/年的PX产能,这将有助于亚│┃洲汽油供应的增加。由于PX等芳香族化学品可用于提高汽油的‖辛烷值,韩国和日本的PX生产商可能将PX转向汽油调和组分油,以应对中国PX供应不断增加的局面。伍★德麦肯兹表示,到2021年,这可能使亚洲增加汽油15万桶/日。


达瑞尔徐表示,“日本和韩国的PX出口商很快将陷入π两难境地,即继续争夺日л益萎缩的出口市场,还是〡将芳烃原料转向规模大得多的汽油市场?”